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名劍英雄傳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七章 投效之人讀書

名劍英雄傳
小說推薦名劍英雄傳名剑英雄传
冷风拂山、寒月如霜,青龙山北的山道上,两名青衣汉子一前一后飞身疾掠。
掠在前面的汉子看上去约莫四十岁不到的年纪,面色黝黑,身材健硕,下颏蓄了一把短须,不时打量张望,顾盼之间颇有精神。
他身后那汉子年纪与他相仿,个头小了不少,戴了一顶浅灰色布帽,帽沿压到眉间,一张瘦脸蜡黄,留了鼠须,更显贼眉鼠眼之态。
他们偶尔跃上高树大石,东张西望,偶尔又俯身地面,静神倾听,随即又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
两人一路向东掠去,过不多时又折返回来,转而向南。
就这般行了一刻钟不到的工夫,前路忽然就出现了两名黑衣人拦住去路。
两名青衣汉子刹住脚步,那鼠须青衣汉子怪眼一翻,没好气地问道:“两位蓦然现身,倒是吓我一跳,不知二位尊姓大名,拦着我哥俩是何用意?难道是拦路抢劫吗?”
右首那黑衣人打了哈哈,不答反问道:“两位兄台从何处来,往何处去?”他说话间右手握住插在腰间长剑的剑柄,双目如电扫视。
鼠须青衣汉子哼了一声道:“瞧你二人鬼鬼祟祟,莫非是魔教妖人?”
在通学的电车上和女孩子说话的故事
黑脸青衣汉子急忙摆手道:“二弟莫要胡言,瞧这两位正气凛然,定是正义侠士,绝非邪门歪道。”
左首那黑衣人笑了笑,道:“阁下也是一身正气,你身边这位嘛就……”
“就怎么样?”鼠须青衣汉子问道。
“就有点贼眉鼠眼了。”左首黑衣人轻笑道。
鼠须青衣汉子暴跳如雷,吹胡子瞪眼正欲动手。多半是他多被别人说成贼眉鼠眼之辈了。
黑脸青衣汉子伸臂拦住了他,抱拳道:“在下程峰。”他又指了指鼠须汉子,“这是我堂弟程谷。我兄弟二人是自北方渤海国而来的。”
无法完成工作的她
黑衣人见他礼数周到,便也缓和下来,右首那人道:“听两位口音,不像是北国之人。”
程峰笑道:“这位兄台好耳力,在下兄弟系中原人士,后来才到渤海国寻些营生的。”
左首那人面露疑色道:“渤海国距此数千里,两位何以会不辞辛劳到这南蛮之地来?”
程峰与程谷对望一眼,程峰欲言又止。那程谷瘦脸之上多是愤恨,鼠须微颤。
程峰道:“听二位口音,似也不是本地人士,何以会身处在这荒山之中?”
程谷插话道:“两位兄台似乎是……”
“是什么?”两名黑衣人异口同声问道。
“在下方才说到魔教,二位并未生气,如此看来二位绝不是玄天门教徒。”程谷尖声尖气说道,“细看二位,双目有神,神清气爽,定然是身怀高超武功之人。若我猜得没错,二位大侠必是名门正派的高手无疑,此来这青秀山,是为这魔教而来。”
两名黑衣人对望一眼,右首那人道:“你二人难道也是为这魔教而来?”
“哈哈,不瞒二位大侠了。”程谷笑道,“在下兄弟二人深受魔教之苦,无意中听得泰山派的友人说起,中原武林各派在玉华山剑池新选了一位武林女盟主,德高望重、武功高强,她率领群雄意欲铲平这玄天门的总坛,故此快马兼程赶来,看看是否有我兄弟二人效劳之处。”
“原来如此。”右首那人点头道。
“可二位远在渤海国,跟这玄天门是如何结怨的?”左首那人甚是心细。
“二位可曾听说长白山的白虎帮?”程峰问道。
两名黑衣人均点了点头,显然听过白虎帮的名号,左首那人道:“传闻白虎帮帮主名叫公孙虎,手下帮众已有数千之众。”
“正是这公孙虎!我兄弟二人本在长白山一带经营一些药材生意,说不上兴隆,倒也能养家糊口。哼,可恨那公孙狗贼,抢了我兄弟的生意,逼得我兄弟二人在渤海国无立锥之地,只能跑到泰山,托庇于泰山派何掌门之下。”程谷愤愤不平道,说到愤怒时连连跺脚,朝地上吐了好几口唾沫,余怒未消,将一块小石块踢得老远。
左首黑衣人忍住笑,故作惊讶道:“公孙虎欺负了二位,应当去跟白虎帮算账,为何跑来邕州寻玄天门的晦气啊?”
程峰道:“实不相瞒,这白虎帮早已投入了玄天门下。”
程谷道:“只要群雄灭了玄天门,还怕那公孙虎!”
“所以你二人也想加入扫灭魔教的大军?”左首黑衣人接着问道。
程峰、程谷齐齐点头。
右首那人十分高兴,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看来灭魔大事可成也。”
“话虽如此,可惜我兄弟二人无人点拨,不知该如何加入正义之师,为天下武林出力。”程谷叹道,“所以我二人才会在山里转圈,本想杀个几个魔教妖人,提了人头去求见盟主。可转了半天,未曾遇到一名魔教邪徒。只远远听到呐喊厮杀之声,正想循声赶去,却突然迷失了方向。”
“原来如此。”右首黑衣人点头说道,“二位遇到我们,算是走运了。我二人可为你们引荐。”
左首黑衣人却道:“鲍兄莫要仓促应允,程家兄弟……”他说了半句话便闭上了嘴巴。
程谷双眉一挑,鼠须一颤,道:“阁下何意啊?”
左首黑衣人道:“在下只想请两位露一手功夫,让咱们开开眼界。”
“也好,省得两位把我们兄弟当成酒囊饭袋了。”程谷道。
右首黑衣人道:“钱兄想多了吧,瞧程家兄弟身法迅捷,武功自是不弱。”
性爱影响者
“这位钱兄说得也是,咱兄弟要入伙,自当要有入伙的资格。哥,你就随便耍几招拳法给鲍兄、钱兄指点指点吧。”程谷轻描淡写说道。
惊心动魄的爱情
程峰说了声“好”,紧了紧腰带,往旁边走了几步侧身呼得一拳击出,正中一树树干。
砰一声,那树干直凹进去三分,树枝颤动,树叶纷纷落下。
鲍钱二人齐声赞道:“好功夫!”
那程谷嘿嘿笑了几声,身子飘出,双手连抓,片刻之后又倏然回归原地,展示双手,只见他十指之上,竟穿了数十片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