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混在皇宮假太監-第300章 你心裡,可恨我?

混在皇宮假太監
小說推薦混在皇宮假太監混在皇宫假太监
“这都起泡了。”
“能不起泡吗!”李易话语含糊。“我一会非去报官不可,你们谋财害命!”
唐歆给他扇着风,见他还能有这个精气神,抬了抬眸,“就你欠的那笔巨债,我们比你还担心你的生命安危。”
“……”
“唐大小姐,这个时候,你能不捅刀子?”
“把嘴巴张开,我再看看。”唐歆朝李易说道。
李易微仰头,张了张嘴,也是他疏忽了,这些日子待在军营里,哪次不是拿着水就喝,根本不可能出现热水的情况。
都是凉白开,只除了太阳提供的那点温度。
唐歆探过身,仔细的瞧着,伤着倒是不重,只是这几日,辛辣是不能碰了。
嗅着唐歆身上传来的幽香,瞧着她绝美的面容,李易身体往后退了退,靠的太近,这很容易诱发某种心思啊。
心里住了人的姑娘,真的沾染不得。
不光伤身,它还伤心!
“大小姐!”
房门嘭的被推开,墨书气势汹汹冲进来,见到眼前这一幕,她全身血液直往脑后冲。
“你个登徒子,我打死你!”
墨书拿着托盘就冲了过去。
上次强亲大小姐,姑且算他醉后无状,但这次,分明是清醒的,还敢做出此等之举。
“墨书,放下!”
唐歆声音里染了一丝冷意,“同你说了多少次了,还是这般冒冒失失。”
“大小姐。”墨书委屈低了头。
唐歆瞧着心里一软,转过身,她淡淡开口,“东西都整理好了?回去。”
见唐歆似是气恼了,墨书咬了咬唇,盯着李易,直到有人进了来,她才离开。
将冷水在嘴里含了含,李易吐了出来,看着唐歆,李易含糊开口,“那侍女是做了什么?你瞧着,并不愿意她待在屋里。”
唐歆性子淡然,情绪显露如此明显,可是极少见。
“过于莽撞。”唐歆淡淡道,“她同你相冲,你俩不适宜一个屋子。”
“这个倒确实。”李易认同点头,墨书一见他,那眼睛就冒起了火,对他的成见,不是一般的深。
时刻准备冲杀他!
不知情的,怕得以为他哄骗走了小丫头攒的积蓄。
唐歆哪敢让墨书同李易待一块,李易稍微逗弄一下,墨书保不齐就失了理智,什么都嚷了出来。
“我其实挺疑惑,之前她虽对我不喜,但还没打喊打喊杀的地步,我是做了什么?”李易看向唐歆。
唐歆转了眸光,“一会小艺做的菜,浅尝即可。”唐歆答非所问。
李易注意力立马转移,眼神咻的警惕起来,“要不我还是跑路吧。”
“以小艺的性子,你觉得你跑得掉?”
“有难度。”李易揉了揉头,就小丫头那热情劲,八成能追到军营,然后亲手给他喂爱心便当。
嘶,怎么想想就觉得是噩梦!
“再给我来杯热茶吧。”李易决定慷慨就义!
唐歆优雅的坐下,“倒没那么吓人,顶多就……”
“就什么?”
李易盯着唐歆,逼着她说下去。
“咸了些。”唐歆随口道。
“咸吗?”李易扬了扬眉,这个问题不大,不中毒就成。
聊完这个话题,屋里一时静默了下来,李易瞧了瞧唐歆,到她一旁坐下,目光直视她,李易开口了,“唐大小姐,你心里,可恨我?”
唐歆微抬眸,同李易目光相对,他是怎么会觉得自己恨他的?
廖稷吗?
倒真是呆子,别说她对廖稷,没有男女之情,就是有,闵县一事后,也消了个干净。
她瞧着,就那么像会为了不值得的人困守自己?
“你在某些方面,同那猴子极像。”
啥意思?李易眨巴了下眼,好好的,怎么扯到悟空身上了。
“少说话,再用冷水泡泡吧。”
“小艺短时间应是上不了菜,想听曲子?”唐歆轻启唇。
“你弹的吗?”
见唐歆点头,李易来了兴致,都说唐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第一才女,但李易还真没怎么见识过。
唐歆实在不是爱显摆的人,极少展示。
侍女取来琴,唐歆纤纤玉指抚动着琴弦,琴音开始在屋里响起。
李易闭上了眼去聆听,他们倒没有夸大,这琴,唐歆确实厉害,她的琴音似乎有安抚人心的作用。
李易因为嘴被烧烫而起的烦躁,消减了不少。
琴音停歇后,李易抬眸去看唐歆,这样一个容貌、气质,万里难寻的人,可惜了。
闺宁 白粉姥姥
算着时间,唐歆让人把琴拿了下去。
约莫半刻钟,唐艺梦端着她的三道菜过来了。
从她灰扑扑的脸看,菜的质量,不能有过高的期待。
让人打来水,唐歆让唐艺梦去擦洗擦洗。
恶魔总裁的祭品新娘
拿湿帕子抹了抹,唐艺梦蹲在了李易跟前,李易在她的目光下,哆嗦着手,夹起了盘里的虾。
值得高兴的是,没出现钳子夹筷子的情况。
就是黑乎乎的吓人。
要不是唐艺梦介绍,李易怎么也想不到这是油焖大虾,而不是黑渣子!
咬了一口,李易面色凝固了,这何止咸,都咸的发苦了!
关键还硬!!!
嚼不动啊!!!
迎着唐艺梦期待的眸子,李易挤出笑,“味道挺好。”
“那你多吃点。”唐艺梦给李易布菜,脸上洋溢着笑意,良母她是做不了了,但贤妻,她还是能努力努力的。
先从下厨开始。
李易瞧着三盘分辨不出食材的菜,目光看向唐歆:救救我!!!
唐歆垂眸饮茶,置身事外。
比起第一次,这进步很大了。
往往唐艺梦一进厨房,唐家上下,立马忙碌了起来,像唐正浩等人,准保躲了出去。
唐歆跑不了,全程见证,全程试菜。
在唐艺梦的衬托下,静和庵的斋饭简直是人间美味。
唐大小姐不厚道了啊,见死不救,李易扬起嘴角,“小艺,你姐姐还在,我一个人吃,多失礼数。”
“我得同她一起才是。”李易谦谦君子模样的说道。
一个人扛,这绝对扛不住,必须拉唐歆下水。
两个人一起动不了筷,这种含蓄的表达,对小丫头的打击,应该能小点。
唐歆瞥了李易一眼,起了身,“我今日斋戒,不必顾虑我,这都是小艺的心意,吃着吃着,你定会喜欢的。”
看着唐歆款步离开的身影,李易嘴角抽了抽,吃着吃着?可饶了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