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王者:縱橫天下》-第十四章 悍婦到來相伴

王者:縱橫天下
小說推薦王者:縱橫天下王者:纵横天下
赵紫龙傻眼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把苍老的女人声音:“风飞扬,我看你还躲!”
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脸色红润的身材稍微有点肥胖的五十多岁的女人大步而进。
风飞扬当场变了脸色,打个冷颤:“小兄弟,老哥哥先走了,给这女人缠上,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他拿起东西,准备跳窗。
“站住,你若再走,我就死给你看。”肥胖女人大喝着。
风飞扬一只脚已经踏上了窗沿,笑着回头说道:“好呀,你死了,大不了我破点财,为你买一副上等棺材,然后哭上几声。”
“你这个没心肝的老东西,我为你熬白了头,你竟然这样对我,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
肥胖女人捶胸顿足哭着,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得呼天抢地:“哎呀,哎呀,我命好苦啊,哎呀,哎呀,我命好苦啊!”
赵紫龙吓一跳,惊愕得瞪大眼睛看着。
风飞扬皱着眉头苦着脸:“别哭了,我还没死,哭什么哭!”
赵紫龙张大嘴巴,如坠五里雾中。
“唉——!唉——!唉——!你个挨千刀的老东西,那你为何还不死!”肥胖女人蹬着脚捶着地哭骂着。
赵紫龙像是明白了,低着头捂着嘴偷偷无声大笑,眼泪都笑了出来。
风飞扬鼓着腮帮子把踏上窗沿的腿收回来,拍一拍赵紫龙的后脑枕:“别笑,有什么好笑。”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莫非连升客栈是块风水宝地,怎么接二连三发生如此多的事情?”赵紫龙喃喃自语着。
“这回是我出糗了,而且糗大了。”
风飞扬瓮声瓮气,说完指着肥胖女人,没好气说道:“起来吧,丢脸都丢到家了,你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还会什么?”
肥胖女人一脸眼泪鼻涕跳起来,骂着:“你以为老娘想这样吗?如果不是你藏了狐狸精,老娘会是这样子吗?”
风飞扬喝道:“是你整天疑神疑鬼而已!”
他们的吵闹声把那些回去睡觉的客人惊动了,纷纷来看发生什么事,张琳也在其中,但是却没有过来,站在走廊里看着。
风飞扬心虚了,准备溜掉。
赵紫龙一手拉住。
“放手!”风飞扬低声喝道。
“我不放,她真会自杀的。”
赵紫龙拉着不放。
风飞扬:“她是吓唬人的,她每一回都是这样说,都死了上百回了。”
赵紫龙:“万一这次來真的呢?”
风飞扬没说话。
肥胖女人见来了这么多人,来劲了:“我疑神疑鬼,都是拜你这个杀千刀的老东西所赐!”
风飞扬怒了:“你这个老婆娘,闭嘴!”
他挂不住脸了。
肥胖女人激动大叫:“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除妖大侠风飞扬,他不知被哪一个狐狸精给迷住了,三十年不上老娘的床!”
所有人本来很吃惊的,当听到最后一句时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风飞扬气得脸都绿了。
赵紫龙低声说道:“快想法子制止住她,女人发火,非同小可,会有碗数碗有碟数碟把你的糗事全部说出来的。”
风飞扬嘴唇哆嗦着:“我不会吵架。”
赵紫龙:“她是不是老嫂子?”
风飞扬:“我没有这样说丈夫不是的老婆!”
赵紫龙忍住笑,赶紧站起来,走过去,堆着笑脸:“老嫂子是吧,别动怒,别动怒,别和老哥哥一般见识。”
肥胖女人哭着:“小白脸,滚开,老娘今天就当着大伙儿的面数尽这老东西的丑事!”
午夜购物频道
赵紫龙彻底傻眼了。
张琳笑了起来,暗暗说道:“赵紫龙,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把一个怒火满腔失去理智的女人劝下来。”
超級小村民 小說
风飞扬也忍不住咧齿一笑。
赵紫龙眼珠子一转,依然笑着:“我肤色并不白,但老嫂子却说我是小白脸,老嫂子眼光真独到,说得上是独具慧眼了。”
肥胖女人破涕为笑:“拍老娘的马屁,老娘不吃你一套。”
她的暴怒神色明显缓和了一些。
寒蝉鸣泣之时-绵流篇
赵紫龙大声说道:“老哥,不是小弟说你,你看老嫂子珠圆玉润的,多有福气,你还找什么狐狸精?”
“就是。”
肥胖女人一听他这样说,心情明显舒缓了下来,因为赵紫龙是和风飞扬称兄道弟的,就是说风飞扬那边的人,现在却站到自己一边讨伐风飞扬,她的气自然顺和下来。
张琳佩服地凝视着赵紫龙。
赵紫龙:“老哥,狐狸精呢?你把狐狸精藏在哪里?”
风飞扬:“藏在心里了,这个疯婆子就是我的狐狸精。”
赵紫龙:“那干嘛老嫂子说你三十年不上她的床?”
风飞扬气恼异常:“她没有一天不唠唠叨叨的,一见我和别的女人说话,就疑神疑鬼,烦死了,所以我出来浪迹天涯也不回去,真相就是这样,就算现在把我绑了,我死掉也不回去。”
肥胖女人一听,消下去的气又上来了,嘴唇哆嗦着。
赵紫龙见状不妙,立即回到风飞扬身边,低声说道:“老哥,说话怎么硬梆梆的,要婉转一些。”
打眼 小说
这时肥胖女人戟指骂道:“风飞扬,你嫌弃我了不是?还说老娘是你心里的狐狸精,你就是在外面有狐狸精才不回家的,你们男人呀,没一个不好色,看见一个长得漂亮标致一点的女人就像猫见了鱼一样,恨不得立即扑上去饱吃一顿。”
赵紫龙知道不妙了,示意风飞扬别说话,但风飞扬根本不管,喝道:“别将我们男人说得那么坏好不好?”
“完了,完了,神仙来了也搞不定了!”赵紫龙暗暗大叫。
肥胖女人跳起来骂着:“你们男人就是坏,歪着心思来使坏,欺负我们女人,当年我就是给你这老东西欺负了才嫁的,一欺负就是欺负了几十年,我跟了你,真是瞎了眼睛!”
风飞扬勃然大怒,反唇相讥:“你们女人就不坏吗?灌我们男人迷魂汤,迷惑我们男人,勾引我们男人,我就是给你这老婆娘勾引上当的,一娶回来就原形毕露,把好好的一家搞得鸡飞狗跳!”
两人互不相让,互相指责,恨不得连对方的祖坟都挖出来骂一顿,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如此“别开生面”的场景,这已经不是打是亲骂是爱了,而是仇深似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