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明末之席捲天下 ptt-第661章 清正廉明劉大人分享

明末之席捲天下
小說推薦明末之席捲天下明末之席卷天下
“袁副官。”就在这时,突然远处有人叫袁田。
袁田回头看去,却见是一个护军在叫他,而更远的地方,皇太极正在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袁田简直喜出望外,赶紧转身而去。
胡小富大喜, 同样转身拿过身后一个炮弹。
接着又从那手下那拿过火石。
“叭”直接就在人群中敲了起来。
王天相莫名奇妙:“胡千总,你干嘛–”
哧,火石很快点燃炮弹上的引信,现场众人还呆在原地。
只见胡小富一手高高举起手上的炮弹,厉声大叫:“杀鞑子–”
“轰”
“轰”
他手中的炮弹先炸,接着又引爆身后另一个炮弹,两个炮弹先后在工匠群中爆炸。
刚走到外围的袁田也被炸飞了出去, 扑通一声,飞出数米外。
等他摇摇晃晃被人扶起来的时候,回头一看,现场惨不忍睹。
满清最厉害的三四十个火器工匠几乎全军覆没。
事后查验,现场直接炸死二十二人,技术最好的王天相、刘汉皆死,另有十几人俱受轻重不等的伤,事后还能打造火炮和火铳的不到五人。
可以说胡小富这么一炸,过去这十几年,满清屡次入关,无数次抢劫来的火器工匠被集中团灭,满清匠作专铸官几乎就被废了,至少数年之内,在火器上面没什么生产力。
但这还是小事,工匠没了, 满清还可以再抢。
最重要的是, 这是他们抓来的工匠, 炸了他们的工匠,这让满清更加的忌憧明军细作,对明军细作更加的严防。
以后再抓到的工匠, 都不敢轻易重用。
丁毅的人肉炸弹,深深震惊了满清上下。
加上之前李永芳被杀案,更让皇太极这些勋贵们明白,虽然有数以万计的明军投降了满清,数以百万的百姓甘愿被满清统治,
但还总有一些坚贞不屈的汉人们,愿以热血和生命,和他们死战到底。
爆炸后的现场到处都是惨叫和恐惧,满清勋贵们纷纷离场,汉军文武则是不敢相信,没一会,大量的护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皇太极狠狠推开围在他身前的护军兵士,看着前面一地的狼籍,心中几乎在是滴血。
大清从老奴攻占辽阳开始,到多尔衮去年入关,经过前后两代雄主,二十多年掠夺积蓄的优秀工匠,被一锅端掉了。
这下他打造五千鲁密铳的目标,恐怕遥遥无期, 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
“袁田,袁田有没有事?”皇太极突然想到袁田。
“多谢圣上,圣上救了我的命啊—”袁田灰头土脸的从前面混乱的人群中冲出,直接趴跪在皇太极脚下就是痛哭。
刚才要不是皇太极叫他一下,他肯定也被胡小富一起炸死。
他真是运气不错,还是皇太极叫他的,别人再怎么也怀疑不到他。
“家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皇太极长长舒了口气,现在匠作专铸馆三位官员死了两个,只余下袁田这个匠作副官,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远处的汉臣中,孔有德和耿仲明这时正站在一起,两人看着这混乱的画面,突然对视一眼,双方眼中都露出可怕的表情来。
几乎不约而同,两人心里都在想,这特娘的,肯定是丁毅干的。
这家伙真是疯子,居然派人进来自杀式爆炸,太可怕了。
原本耿仲明这二顺王当的挺开心的,今天突然看到这一幕,瞬息感觉到什么都不香了。
此时不但是他和孔有德,现场很多投降过来的明军文武,都是看的心生恐惧。
—–
七月初,一大股骑兵接近济南,足足有六七千骑,还带有大辆的马车。
前排三人并肩而行,正是王卫忠,刘元,张其栋。
王卫忠和张其栋都参加了清水泊一役,两人伤势刚愈,王卫忠被任命为山东总兵,带着三千兵马移镇临清,随行的有新任山东巡抚刘元,和张其栋。
狂奔的海馬 小說
丁毅为控制济南,保护刘元,提拔原千总张其栋为营主官,又把三千军户囤兵转为战兵,然后与杨端,方多台等部中换来一千五百老兵,这样保证三千兵马,新老结合,各一半。
现在张其栋全军充任为巡抚标营,对外称张其栋为巡抚标营游击。
谷啰
明廷的督师,经略,总督,巡抚这四级文臣都有自己的直属标营(不编入各地总兵所属内),也就是算他们自己的亲兵,督师按正兵营编制(设标营副将),经略总督按援兵营编制(设标营参将),巡抚按游兵营编制(设标营游击)。
以前刘元在登州,都是严雄的兵马在保护他,自然也不用设标营。
这次单身前往济南,他当然害怕,所以丁毅派张其栋部充任他的标营,一同前往驻守济南。
一般巡抚的标营编制大概在两千人左右,实际上人数更少,一个巡抚能养的起一千人就算不错了。
张其栋部有三千人,肯定比较多,所以会有五百人,到时称为巡抚衙役,常驻巡抚衙门,以保护刘元。
三人到了济南城外五里后,王卫忠便向两人告辞,带着三千兵马往临清去,跟随他同去的,还有旅顺过来的十几个文职,十几个工匠,数个医士等等。
逆 天 邪神 飄 天
此时路超和周有根在登莱地区已经搞的红红火火,重新量田,开收商业税,但临清距离登莱远,丁毅还没打算立刻搞起来。
他想等刘元彻底控制住济南之后,再在山东全省一步步搞起。
百合同人作家与读者的COMITIA百合
王卫忠走后,刘元带着张其栋和另一批文职工匠等则加快速度,进入济南,他带的人更多,除了三千兵马,另有一千多人是准备过来当吏员的,其中有一半是从旅顺调来的,一半是从登州调来。
此时距离济南屠城已经过去大半年,但众人靠近济南城后,依然能感受到四周的荒凉和空中的血腥。
一月底清兵撤退,三月朝廷才派人来收敛,当时数尸十八万,比原历史上还多数万,只因前面岳托惨败于丁毅手上,多尔衮怒而发泻,要不是怕丁毅的兵马追来,他原本准备多杀几天的。
五月明廷清理完济南城,山东都司都指挥佥事常辉仿效登州,从外迁移流民,住进济南城。
时济南死伤无数,有大片空宅,城中富户,勋贵因为清兵首抢财富,而被屠杀几空。
德王府上下更是无一活口,死伤惨烈。
反到是大量的百姓,当时都被抓走,最后被丁毅截下后,迁往济州和大员。
丁毅原本一直往登州引流灾民,常辉这么干,等于在和他抢人口。
但常辉是根据朝廷要求干这事,他本身并不是太愿意,朝廷下发的赈灾粮饷更是从上到下被贪墨不少,所以实际效果远远不如丁毅那边,很多流民进来后,发现还是很难活下去,也没人管理,又会重新想办法走。
从五月到七月两个多月,济南城新进流民不到五千人,效果甚微。
而同期的登州莱州,最少收拢了一万人以上。
因为这年清兵入寇的兵乱,导至山东大量地方失收,可以说,整个山东除了登州之外,粮食俱是大量减产,莱州因为距离登州近,影响稍小,但也减产最少一半左右。
百姓大量失收,而朝廷增饷一千多万的决定还在路上,并没有到各州县,所以流民的浪潮也没有达到巅峰。
一旦增饷一千多万的旨意传到大明各地,流民只会变的更多。
刘元看着满地的荒凉,忍不住长叹:“若天下皆由丁总兵治理,岂会如此。”
这是他第一次公开说这种话,身边张其栋等旅顺系文武皆听的纷纷点头。
刘元以前也算是个贪官,他认识丁毅十年,跟着丁毅十年。
从登州一步步走到济南,十年的经历,很容易改变一个人。
又或许说,他现在钱也捞够了,想做点实事,为身后留名。
古代的很多文臣,还是比较注重身后的名声。
刘元刚跟着丁毅时,每年就能分得上万白银,之后丁毅势力,也没亏待他,每年最少五千两到一万两以上。
那怕丁毅再缺钱,也不会少他的一份。
这十年下来,加上他自己在登州分的的上千亩田,十几间商铺,刘家的资产数十万两是有的。
所以刘元现在很正直,在登州时,百姓都叫他清正廉明刘大人。
一个人钱多了之后,用不完了,通常会变的比较正直, 当然,也有人会变的更贪,看不上小钱,只贪大钱。
刘元的变化,也和登州的环境有关,因为整个登州不会有人送礼给他,只有丁毅会给他。
所以常年累月下来,他觉的自己该做个正直的官员。
来济南前,他就明确向丁毅表示,以后不用给银,我家的银子都用不完。
现在只要拿朝廷俸禄就行。
巡抚本是从二品,刘元现是右副都御史加兵部侍朗衔,正二品,月俸禄为六十一石。
但不一定完全是米粮,朝廷也会发些绢布,棉布充数。
千金的转身
仅看俸禄,明朝的官员日子也的确不好过,这也难怪老朱大杀贪官都止不住。
刘元以前是贪,那是没钱,现在都成巨富了,自然决定要为官清正,紧紧跟着丁毅。
进入济南城后,就能看到迎面的大街上,正有在煮粥救济灾民。
邪王毒妃:別惹狂傲女神 玖蘭筱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