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 出走八萬裡-第579章 初遇螢勾閲讀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象谷。
平整的大地上突然隆起了一个小土坡。
那小土坡里似乎有什么要出来,但是没有出来,随后这小土坡又飞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结果直接撞在了旁边的山崖岩石上,只听“嗷”了一声,那山崖顿时爬满裂纹。
小土坡重新转向,朝着另一个方向溜去。
……
“卧槽,好恶心!”
陈洛直接一拳打穿了一名幽冥鬼物的身体,手上顿时沾满了绿油油的液体,连忙从储物令中拿出一块布帛,擦拭干净。
看着地上那幽冥鬼物缓缓化作一个宛如大马蜂的样子,陈洛皱了皱眉,又看了看不远处压着一尊鬼物,嘴里大嚼鬼物胳膊,嘴中绿色汁液横流的钟馗,皱了皱眉:“老钟,不好吃咱就别勉强了……”
“别吃坏肚子!”
钟馗抬起头,咧嘴一笑,本就狰狞的面孔随着绿色汁水从口中滴下来,显得更加恐怖。
“主公,挺好吃的啊!”
说着,钟馗将那鬼物的舌头狠狠往外一拽,用锁链上的铁钩直接割断,拿在手中,一口一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主公,这些冥土鬼物的血肉都是有实体的。”
钟馗这么一说,粗听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陈洛很快就反应过来。
对啊,自己刚刚那一拳打过去,也是打在血肉之躯上的。
陈洛微微皱眉,以前钟馗大口吃鬼看上去热闹,其实都是个气氛,真要吃的话一顿吸气就完事了。
因为按照人世间对鬼物的定义,是一点执念护住灵光不散,不入生灵长河,游荡世间而形成,有形而无质。因此低等级的儒门术法和气运官术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只有精通神魂之道的道门才有克制手段。
据说修行再高一些,就可以夺舍或者附身,不过一旦这么做了,就和夺舍与附身的肉体产生了不可脱离的关系,同样也就化作有形之物了,别说低等级儒术和官术,就算是现在的武夫,都可能造成伤害。
陈洛一直以为冥土的鬼物就是一群类似于“气”的东西,是生灵长河中的灵光被抛洒到冥土,然后聚拢冥土之气而生。
但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他们同样也是有血有肉,或许是因为冥土的规则不同,所以才和阳间不尽相同,但是只要有血肉,那同样也是生灵!
所以,冥土也是生灵世界?
之前陈洛猜测上古佛门开冥土战场,除了西域佛门外还有其他的敌人,如果按照这个推测来说,那就很有可能了啊!
有生灵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老钟,继续!”
钟馗连忙将手中的鬼舌一口吞掉,点了点头:“属下这就去探路。”
说着,钟馗一闪身,就朝前方飞去。
……
于此同时,象谷另一处。
十三名妖圣越来越接近象谷的核心地带。
“该死,那只金乌跑哪里去了?怎么现在还没有追上?”一名妖族大圣怒哼一声,“等我出去,一定要它好看!”
“我看那金乌八成是怕死,躲在了什么地方。之前我就说了,麒麟域的靠不住!”另一名大圣也出声说道。
之前邀请陈洛的虎族大圣皱了皱眉:“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当初你们不也是答应了吗?”
“根据我们拼凑的情报,还有两百里就到了核心地带,到时候大家各凭本事好了。”
同样去邀请陈洛的狼族大圣阴恻恻地笑了一声:“诸位不必争论,我早在血脉誓言上留下了后手。”
“那金乌没有将我们护送到指定地点,稍后只要我等一同认定金乌违反誓言,他必然受到誓言反噬!”
“同十三名大圣签订的誓言进行反噬,只怕他根本就活不出泱莽之野!”
众大圣中只有青丘和俊疾的大圣微微皱眉,但是也没有开口。
就在众大圣彼此传音之时,突然间前方传来“嗡嗡”声,随后一大群鬼蜂仿佛一团乌云,朝着十三名妖圣扑来。
“小心,是冥土鬼物!”其中一名大圣大吼一声。
“三品鬼蜂,十六尊!”狼族大圣眼睛一眯,瞬间看出对方的阵容强弱。
“十六尊,怎么可能!”另一名大圣惊呼,但很快就感应到对面传来的压迫气势,当下咬了咬牙,“这象谷,到底出什么事了!”
“哪来这么多三品级别的鬼物!”
“我们怎么知道!先闯过去!”虎族大圣喊了一句,脚下却没有动作。
但是那鬼蜂却没有丝毫停顿,朝着众妖圣杀气腾腾地杀来……
恋爱吧!勇者小黄鱼
……
钟馗一路前行,为了节省时间,沿途遇到鬼物都是打包处理,不做堂食了。
苍天有眼啊,终于又有一个在主公面前发挥自己专业特长的机会了。
突然,钟馗耳边传来了一道清脆又诡异的小调,让他停下了脚步,——
“大鬼鬼病了二鬼鬼瞧,三鬼鬼买药四鬼鬼嗷~”
“五鬼鬼死了六鬼鬼抬,七鬼鬼挖坑八鬼鬼埋~”
“九鬼鬼坐在地上哭起来,十鬼鬼问他为什么哭啊?”
“九鬼鬼说,五鬼鬼一去不回来!”
钟馗顺着声音找去,就看到一个突兀的小土坡耸立在大路中央,那声音就是从小土坡中传出来的。
钟馗眼中幽蓝之光闪烁,顿时就看到那小土坡冥气冲天。
“好精纯的幽冥之气!是冥界巨鬼!”钟馗心中一惊,缓缓接近那小土坡,他手中握着锁链,一步步靠近。
就在钟馗接近到小土坡一步之内的时候,突然一只肉嘟嘟的小手从小土坡中破土而出!
钟馗一愣,接着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土坡中跳了出来,浑身抖了抖,抖掉身上的尘土。
“哈哈哈,章蜂,你萤勾大人抓你来了……”
钟馗眼神一凝,连忙将手中的锁链甩出,瞬间将那身影给缠绕起来。萤勾抬起头,看向钟馗,突然浑身一震,楞在原地。
钟馗面露杀意,狰狞无比。往往鬼物看到钟馗这个模样,都会未战先怯,只是这一次,有些不一样……
“好可爱啊!”萤勾直勾勾看着钟馗,也不管自己被锁链锁着,就这么飘到钟馗面前,伸出仅仅能活动的胳膊以下的手,探到了钟馗那仿佛铁丝一般的胡须下方,用手指挠了挠钟馗的下巴,笑嘻嘻问道——
“小灵物,好可怜哦,是和主人走丢了吗?”
“要不跟我回去吧!”
说着,萤勾低头看了看困住自己的锁链,又是笑眯眯地说道:“放心,我不用链子栓你。”
“放肆!”看不出脸红的钟馗红着脸,猛然一拳砸向萤勾,萤勾不躲不避,任由钟馗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身上,飘在空中连一寸也没有移动。
“你要跟我玩耍吗?”萤勾笑意更胜,猛然一个翻身,脚后跟重重砸在钟馗的脑袋上,瞬间一声巨响,钟馗被重重地砸进了地下。
“啊,小灵物,你没事吧!”萤勾大惊失色,正要去查看钟馗的状况,突然身体一顿,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句怒吼:“不想死的话就别动!”
萤勾转过头,只见一个人正张弓搭箭指向自己。她自然感受到那支箭的威力,的确很大,但是还不至于威胁到她,只是那箭上升腾的火焰让萤勾忌惮不已。
此时陈洛也是阴沉着脸,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跑过来就看到那个小姑娘在打钟馗!
钟馗好像很惨的样子。
“老钟,有事没?”
“主公,属下无妨!”钟馗在坑里回了一声,从坑里站起来,缓缓飘到陈洛身边。
陈洛并没有放松警惕,箭尖锁定萤勾,说道:“你是何人?”
那萤勾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陈洛手中的弓箭,突然间鼻子一酸,直接落在地上,抬起手就挣脱了身上的铁链,双手捏住耳朵,蹲下身子,带着哭声说道——
“姨姨,萤勾没有偷懒,你不要生气啦!”
“姨姨,萤勾很乖的,萤勾在抓坏蛋!”
“姨姨,萤勾不是故意来阳间的,是追着坏蛋上来的。”
哭着哭着,一颗眼珠突然掉了下来,萤勾连忙捡起来重新塞进自己的眼眶里。
陈洛一愣,这是什么招数?
萌死我?
“主公,此鬼物的实力恐怕是一品甚至一品以上!”钟馗向陈洛传音道,“不宜正面对敌。”
陈洛脸色有些阴沉,缓缓后退。
他自然也察觉到对方的实力非同小可,不然也不会一上来就动用休养许久的真凰弓了。
“撤!”陈洛给钟馗使了个眼色,假如象谷轮回之秘被对方掌控,那还是需要好好筹谋一番才行。
陈洛退出了数步,见那萤勾还蹲在原地,下一刻直接收了钟馗,凌波微步的武道真意施展出来,顿时仿佛踏浪而行,飞快地消失在了原地了。
……
“老钟,查查那些妖圣在那里,去跟他们会合,咱们驱狼吞虎!”陈洛一边跑着,一边和钟馗吩咐道。
“伱还有同伴吗?”一个娇脆脆的声音在陈洛的耳边响起,陈洛一愣,偏过头,顿时惊呼出声。
“卧槽!”
陈洛猛然停下脚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萤勾居然爬到了自己背上。
自己不知道背着她走了多久!
“摸摸头,不怕不怕!”萤勾抬起手,拍了拍陈洛的脑袋,“我们是一伙的。我不会伤害你,我叫萤勾,你叫什么?”
“阁下要不先下来?”最开始这萤勾爬上自己的背自己毫无察觉,可是现在又觉得自己好像背着一座山。
“哦,我下来了。”萤勾从陈洛的背上跳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洛,又绕着陈洛转了一圈。
“人族?”
陈洛点了点头:“人族,浪飞仙。”
“嗯,那没错了,我们是一伙的。”萤勾又确认了一遍。随后,她又望着陈洛,视线却仿佛穿过了陈洛,说道:“那个可爱的小灵物是你的啊?”
“能让给我吗?”
陈洛一惊:“可爱的小灵物?”
此时钟馗的声音响起:“主公,她说的是我!”
陈洛的嘴角抽了一下。
不能笑,坚决不能笑!
冥界的审美观这么奇特吗?
“对不起,老钟虽然是灵物,但与我而言无异于良师益友,更是亲人一般的存在,断断不会送人的。”
萤勾皱了皱眉,似乎在想什么事情,随后点了点头:“嗯,那我忍一忍。”
“忍不住的时候我再问问你。”
问多少次也是一样的答案啊!
陈洛心中暗暗回答,闻言一笑,此时也仔细打量对方。眼前这个自称萤勾的女子,看上去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身形尚未完全长开,穿着一件略显古朴的长裙,脸上还带着一些青春期的婴儿肥,原本可爱无比,只是一双眼睛黯淡无比,眼瞳昏暗,就好像隔着一层毛玻璃一般,看不出一点这个年纪的灵动和生气,倒有些像那些寿终正寝的老人的双目。
夜夜缠绵:顾少惹火上身 美人宜修
“我是不是很好看!”注意到陈洛在观察自己,萤勾立刻露出一副笑脸,“说不好看的话,就算是一伙人我也打死你!”
“好看,好看!”陈洛见对方似乎并无恶意,连忙点头道,“你是……从下面来的?”
“下面?”
“就是冥土。”
说起这个,萤勾嘟了嘟嘴,直接坐在地上:“是啊,从冥土来的。烦死了,居然跑到阳间来了。”
“幸好这里被幽冥死气覆盖,不然我就惨了!”
陈洛楞了一下,随即问道:“你们可以上来?”
要是幽冥鬼物可以自由穿梭,那人间岂不是败坏了!
“很难,非常非常难!”萤勾随口说道,“而且违逆规则,会有天劫。现在是这里的幽冥死气帮我遮住了天机。”
陈洛疑惑道:“但是我见过佛门的和尚,就可以两边跑!”
“不一样!”萤勾摆了摆手,“他们有法身,可以两边都留下底子……”
说到这,萤勾突然停下来,看着陈洛:“你是不是在套我的话?”
“我跟你讲,我可机灵了,你套不到我的话!”
陈洛见对方没有恶意,从储物令中拿出一个糕点,递给萤勾,笑嘻嘻说道:“哪里哪里,随便聊聊,你不是说我们是一伙的吗?对了,你上来是为了象谷的轮回秘密吗?”
萤勾接过糕点,尝了一口,顿时眼睛睁大:“这……这是什么,好好吃啊!”
陈洛看了一眼那追月给他做的糕点,叹了一口气:“你听说过蟠桃吗?”
“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足足九千年才能结成一颗成熟的桃子。”
“整个阳间,只有三株这样的桃树。”
“这糕点就是那桃子做成的!叫九千年仙桃糕,没事,你吃吧,吃完我这里还有!”
萤勾低头看着手里那块巴掌大的糕点,上面已经被自己咬了一口,顿时心疼地无法言说,只能拿起来,轻轻舔了一口,然后看着陈洛,说道:“你要是死了,灵光不散,入了冥土,我请你吃席!”
“冥土有一种鱼,三千年一产卵,三千年一成醒,三千年一睁眼,整整九千年才有两颗鱼眼珠可以吃,我到时候帮你弄一颗来!”
“有机会,有机会。”陈洛敷衍了一句,继续套话道,“你是为了象谷的轮回秘密来的吗?是的话我可以帮你。”
萤勾又舔了舔那糕点,疑惑说道:“什么轮回秘密?我是来抓一只血海魔兽的!对了,你见过没有,那个魔兽长着蜜蜂一样的上半身,还有章鱼一样的下半身,可恶心了。”
“不过……”萤勾似乎想到了什么,“下半身的须剁下来,刷点酱,放在铁板上面烤,滋滋冒油,袅袅生烟,好好吃啊……”
说着,萤勾嘴里突然有口水滴出来,
陈洛一愣:“血海?”
冥土新地图?
萤勾又舔了舔糕点,点点头:“是啊,血海。在冥土,就有……”说到这,萤勾突然皱了皱眉,抬起头看着天上,然后嘟了嘟嘴,“好嘛,不说就不说。”
“怎么了?”陈洛问道。
天墓 小說
“喏,天上有个好凶的老头……”萤勾伸手指了指天上,说道,“冥土的事情他不许我说,说了就要打我。”
“我反正打不过。”
“啊?”陈洛也抬起头看着天空,只是此时象谷被冥土之气遮掩,哪里看得到天空。
“老头?难道是苍天天道?”陈洛心中想到,随即又问道,“那么那只魔兽怎么来到阳间了?”
萤勾的眉头蹙到了一起,似乎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才说道:“那章蜂没有破界的实力!”
“是一股规则之力把她吸上来的。我也是顺着那股规则之力上来的。”
“姨姨说过,沟通阳间与冥土的规则,就是轮回,不过这条规则好像还没建立就消散。这里怎么会有呢?”
萤勾说完,下了极大的狠心,咬下一小口糕点。
陈洛听到萤勾的回答,心中微微琢磨,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最早,这象谷的轮回规则应该是佛门之主的手笔,看历史的描述,不是初代佛祖也是前三代。
直到最近百年,西域佛门发现了象族实际上是上古佛门和儒门的间谍,这才找到机会,与狼族合谋灭了象族,但是出于什么原因,佛门没有带走这条轮回规则。
再接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南荒有菩萨图谋轮回规则,但是出了问题,导致规则之力暴走,这才有了逆向翻转的效果,从冥土吸来了大量的幽冥死气和冥土鬼物,从而引起了青龙帝皇的注意。
而萤勾正在追拿的章蜂应该也是被吸入了象谷,所以萤勾也顺着这股暴走的规则之力来到了象谷。
“现在那规则之力在章蜂手上。”萤勾抽了抽鼻子,说道,“这幽冥死气里全是她的气味。”
陈洛点点头:“所以你这一次来阳间,就是要把那章蜂抓回去吗?那轮回规则呢,也带走吗?”
“不能带回冥土,不然就麻烦了。”萤勾犹豫了一下,将那糕点小心地放进了口袋里,说道,“突然带一条成形的规则回去,会让……”说到这,萤勾又抬头看了一眼,把到嘴边话重新咽进去,只是摇摇头,“反正是不行的。”
“不过,你可以找阳间的超品想办法,炼化成规则之宝就好了,虽然很难,但是应该没问题的。”
规则之宝!
陈洛暗暗记下了这个说法,看来象谷的秘密就是拥有轮回之力的规则之宝了。
萤勾站起身,走到陈洛面前:“帮我个忙。”
“你说!”
萤勾点点头,说道:“章蜂察觉到我来肯定还会跑的。”
“你掩护我!”
“只要抓住了章蜂,这功劳有你一半。等你死了,入了冥土还灵光不散的话,我把女魃姐姐介绍给你!”
陈洛刚刚张嘴,萤勾就点了点头:“好,成交了!”
说着,萤勾直接趴到了陈洛的背上,朝着一个方向:“释放气息,遮掩我身上的尸气,朝这个方向,前进……”